首頁 > 專欄 > 正文

一個E20人在E20

時間:2019-11-21 14:06

作者:全新麗

一個多月后的明年,是E20誕生20周年。人力行政部門的同事在為一月份的年會做策劃,20年是一個主題。

傅老師提出要有這么一個環節,對公司發展過程中的一些核心現場,進行拆解,采取員工視角,聚焦每場事件背后默默無聞的平凡者,不用選擇宏大角度的 “硬輸出”,而是有一些來自普通員工的思考與付出的細節展現。

承蒙傅老師信任,他跟人力行政的同事推薦說我可以寫這些段落。上周和人力行政的同事簡單溝通了一次,我感覺這個事情還是有挑戰性的。

年會畢竟是一個集體活動。一兩百人的場合,無論是普通員工視角還是高層視角,組織者畢竟是希望能傳導對龐大命題的共情,諸如企業文化、企業精神、凝聚力,從而鼓舞大家為更大意義奉獻的勇氣。

我琢磨了一陣兒,到現在還沒有一個完全確定的思路,但在翻閱公司大事記的過程中,倒是有許多往事浮現。

大事記的記錄比較簡單,某年某月某日,發生了某事,里面是沒有主體的,我們默認主體是公司。有的事件中提到了人名,那也是因為這個人很有名,是知名的專家學者、企業家等。普通員工的名字沒有出現過,我想這也許是傅老師專門提出來在年會上安排這個環節的一個緣由?通過對人的肯定從而歌頌某種價值,傳遞某種精神,展示平臺和產業之間的生動關聯。

看著那些事,也有很多我沒有親歷過。公司成立于2000年,標志性事件是中國水網網站上線。我是2003年4月入職,2011年辭職,2015年又回來。

“對于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,都有三個版本:你的版本、我的版本和事實真相的版本”,三十年前歷任美國駐韓、駐華大使的李潔明(James lilley)說。

年會所用的文稿還無著落,我想先說說一些事情的我的版本,也許能幫我整理一下思路,并引來其他人更好的版本。

01

2003年4月,我入職中國水網。前前后后的事,我略略在《從業記》這篇里說過,就不再嘮叨了。

很長一段時間,我所在的這個機構,都叫中國水網,工商注冊的公司叫金城智業,但那個名號我很少用到,大概只有財務的同事常用。我對外說自己是中國水網的,有時也說是中國固廢網的。2014年,傅老師張總提出品牌升級,E20環境平臺的品牌正式出現,三個網站(水網、固廢網、大氣網)、研究院、論壇、俱樂部等統一到一個品牌之下。

image.png

我剛入職那會兒人很少,北京科技會展中心A座2A的一套三居室公寓就安置了整個公司。當然那里本來就是商住兩用樓,房子比普通的三居室要大。

第一年里,大致就這么十來個人:張總、瑛姐、趙云寬、林華、李志武、小安、小敏、小葉,和我前后腳入職的周宇峰,以及幾個月后入職的宋麗嬌、遲曉芳。還有一位做行政工作的崔姓同事,短暫呆過。傅老師以專家顧問的身份指導我們的工作,這里有他的辦公室,但他是清華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,主要是在清華辦公。第二年人數多了一些,湯浩就是這一年入職的,再后來是錢莉莉、小傅加入,也有一些同事離開,總體人數一直在十二三個人。

到了2005-2008年左右,又有一批人加入,李建軍、周曦、武紅霞、謝曉慧、王彩霞、沈劼、呂春香、張倩等,肖瓊、黃小木、付曉天、周蕓、王哲、劉永麗,是在2008年前后來的,鐘老師、謝總、成總、殷總大約也是這個時期和大家同框過。還有王寒暉,時鐘以及鐘麗錦博士。鐘博士在清華協助傅老師做研究,我們也合作過一些工作。我記得特別清楚的大都是編輯部同事,沒辦法,工作上接觸多印象就深刻些。其他部門的,李延瑋、路程、王樂樂、肖克差不多也是這個時候來的。

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地工作,都很年輕,都很單純,大都單身。傅老師和張總那時候也是剛剛三十出頭。

有一次他們和大家一起去公司東邊的金山城吃火鍋,吃到最后涮白菜,小葉他們不是很愛,我說白菜現在看著很普通,曾經也是很珍貴的蔬菜,尤其是在南方,被稱作“芽菜”,放水果店里賣的。傅老師說:對啊,年羹堯被雍正殺掉,罪名之一就是吃白菜只吃白菜心,太奢華鋪張了。沒想到理工科背景的傅老師文史知識這么淵博,大家都表示敬佩,吃得更帶勁兒了。有的同事可能沒吃飽,事后還寫了打油詩以表不滿。

那時候就是這樣,大家收入不高,但辦公室內外常常充滿了歡樂的空氣。傅老師還沒有穿上他標志性的中式服裝,偶爾還會穿穿西裝,張總也不是短發,而是俏麗的卷發。他們好年輕,比現在我的年齡還要小得多。其他同事包括我也和現在不一樣,我不知道歲月會是如此無情。但大家又都比以前好。以前的天真狀態,有一部分原因是無知。就好像嬰兒,必然要長大,要吃苦,天真會被損壞掉。只有在有了這么多年的經歷后,還能返璞,還能天真,這份天真才持久。

工作方面好像沒有什么考核制度,或者是有但我記不起了。但上班是要打卡的——打卡真是E20 “光榮、偉大”的傳統啊,一開始是在本子上簽到,后來就升級成指紋打卡了。但這些事對我來說太微不足道了,我總是全勤獎獲得者。實際上,很少有人遲到早退,一方面上班挺開心的,另一方面,大部分人都沒有結婚沒有小孩,家里的事情就少。不去公司工作能干嗎呢。

除了上面提到的同事,另外有一些人,雖然我沒有長時間和他們一起工作過,但他們才華過人,宛若星辰,讓人難忘。

某年暑期過來實習的劉琨,我們后來成了很好的朋友,因為她,才有我后來翻譯的兩本書,是她給我介紹的出版社。她本人后來曾在一個國際機構工作,本職工作做得不錯,業余時間譯著多多。

會畫漫畫的孫元偉,在水網做過美編,我入職時他已離職創業,只見過幾次面?,F在他的公司也是紅紅火火,成就了童書領域的知名品牌“洋洋兔”。

還有一位大姐,我已經不記得名字了,我記得她,是因為她的一句話。她那時已經不在這里上班,偶爾過來。有一次她看見我中午還在電腦旁忙活,就過來問我在做什么。我說更新新聞,其實就是從其他網站搬運一下內容,她說:哦,這個呀,我以前也做過,最簡單的工作了,就是復制粘貼嘛,很輕松。

0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騰訊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-
網友評論 0人參與 | 0條評論
内蒙古快三遗漏一定牛 体彩河南泳坛夺金玩法 江西体彩多乐彩教程 2006年上证指数 内蒙古十一选五平台 体彩排列3 可编辑公式的炒股a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推荐 开奖结果七星彩 11选5万能8码4注包中 体育彩票快中彩